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纵横>庆祝建党百年>详细内容

【庆祝建党百年征文】鲜圣 ‖ 航船曲(散文诗组章)

作者:鲜 圣(四川省减灾中心副主任)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2-28 19:45:42 浏览次数: 【字体:

征文启事:四川省地方志办等五部门联合开展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文字和影像作品征集活动

投稿邮箱:421551703@qq.com

截稿时间:2021年6月30日

主办单位将根据作品征集情况,组织省内相关领域专家进行集中评审,分文字作品、影像故事2类评选出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并为获奖者颁发荣誉证书和奖金。川观新闻将为本次作品征集活动作宣传推广,搭建线上主题展区,面向全省千万用户展示优秀作品。《巴蜀史志》“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特刊”将择优刊发征集作品,所有获奖作品将结集公开出版;川观新闻、四川机关党建网、四川省情网、“方志四川”微信公众号、“天府新青年”微信公众号、“四川共青团”官方微博等平台将择优宣传推广获奖作品。

特别提示:征文应为原创作品,不得侵犯他人著作权,严禁抄袭剽窃,文责自负同时,请勿一稿多投或投已在其他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

航船曲(散文诗组章)

鲜 圣

画 像

一位老农走进书店,他要买一张共产党的画像,张贴在家门前。

书店服务员一脸惊讶,说,店里没有这画像啊,党的画像,就在你心里。

老农想了想,说:对呀,党今年正好100岁,但很年轻,也很漂亮。

就像咱们村里那个第一书记。

党员先锋队

是一个人,又一个人,更多的人,在往江河里扔石头,堆沙袋。

洪水,不知道他们的来历,也不知道他们的姓名,洪水一退再退,淹没的村庄,露出一根没有弯曲的旗杆。

旗杆上,也没有他们的名字,但有他们的体温。

是一个人,又一个人,更多的人,在废墟堆里,刨瓦砾,挖骨肉。

瓦砾尖锐,不知道他们指尖的肉也会破裂,会流血。

把瓦砾掀开,一株小草露出没有垮掉的腰身。

小草在风中点头,像他们刚刚匍匐下去的身躯。

对于他们,我来不及赞美,也还没有看清他们的脸,他们已经转过身去。

直到大地上的燃起一盏灯,我才顿然明白:那是他们胸前的党徽,在一起发光。

士兵曲

他们是士,士不可辱。他们是兵,兵不厌诈。

士兵,桥头的碉堡有火舌吞噬战友的骨肉,拔掉它,士兵一个匍匐或跳跃,炸药用尽了,就用胸膛。黄继光这样示范过,其他的士兵,活学活用,胸膛是最可靠的武器。士兵,懂得借鉴、效仿和使用这种武器。

捍卫土地,士是土地上生长的一种植物,有血有肉的植物,开出花朵的居多,倒在土地上化为泥土的居多。横平竖直,即使躺下了,身躯也不弯。

是兵,只能前行,永不回头。沟壑里,战壕里,他们相互掩护,交替冲锋,受伤的风,也在枪口上盘旋。从草丛里一跃而起,喊杀声,铺天盖地席卷过来,大地与江河,都在颤抖。士兵,命若草木,血如火光,胆如虎豹。站立与倒下,都是同一个名字。

信念,是士兵最明亮的刀枪。

我与这些老兵交流,他们拉开衣衫露出一道道缝合的伤痕,像一道道明亮的闪电。

他们说,这叫挂彩,只有这些挂进肉里的彩,才是他们骄傲的本钱。

航船曲

前行吧。你看,水手都在你身边,他们把你交给大海,你就在惊涛骇浪中搏击,波光粼粼的水上,有你的气息在奔流,水流向远方,你在水中,像一只鸥鸟,展翅高飞。

前行吧。岸,在远方。岸上开满花朵。锚,或者风帆,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你一路披荆斩棘,水花精彩,水手运筹帷幄,大海辽阔得像你的胸襟。

前行吧。长空万里,前方的灯塔是你挥出的手臂,鱼和鸥鸟,就簇拥在你的身旁。

一艘航船,载满阳光,每天忙碌着,只为把无数温暖运抵人间。

面对鲜红的党旗

面对这片殷红,我的眼里,涌现雪山草地的辽阔与险峻。

雪地的白,被血液覆盖

风雨中,我们手牵着手,我们是同志。

我要告诉你的是:同志,我们还要去翻越夹金山。

去寻找这面红色的镜子,照见的美丽雪花。

胸前的党徽

那是一座高山,高山上有无数的花环;那是一条江河,江河里有涌动的波澜。

那是一块土地,土地上有发芽的种子;那是一个熔炉,熔炉里有熊熊的火焰。

胸前的党徽,我的比喻还不够。

她就是一个拳头,每天敲打着我的内心。

她就是我的另一颗心脏,在生命里永远跳动。

初心,或百年梦想

站在南湖船舷上的人,手持书卷,把云烟和清风摇动。

起航,波澜跟随,不平凡的路上,刀戈和马蹄,画出另一层波澜。

信念,就是从南湖里上岸的一滴水。

初心,走了二万五千里;梦想,走了一百年。

每一道沟壑,每一处山峦,时空变幻,岁月增添了湛蓝的天空。

大地增添了阳光的厚度。

整整一百年,我看见,那道战壕,始终在蜿蜒。

百年印记,深深烙入中华大地。

泸定桥,呐喊的记忆

寒,是当年铁索的温度。风雨飘摇,桥墩坚若磐石。

站在这里凝望,我看到对面海子山上,一轮太阳把光芒倾斜在滔滔河水之中。

泛起的浪花,还在这里列队。

老人从桥上走过,孩子从桥上走过。

大渡河湍急的河水从桥下走过,好像这座桥上,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寒,是当年铁索的沉重。历史,记住了这里的一切。

13根铁索,依然环环紧扣。铁的体温,被勇士的热血焐热。铁的光芒,像河水一样静静流淌。

22名勇士的纪念碑,就在对岸。他们没有名字,只有重量。

他们没有远去,就在桥头守望。

一座索桥,承载多少风云,桥上的旧木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回响。

走在桥上,我不敢抬头,担心一不小心摇晃的身姿会惊动这座桥呐喊的记忆。

作者简介

鲜圣,四川省减灾中心副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8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诗文散见《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上海文学》《四川文学》《散文诗》等报刊,入选《中国年度散文诗》《中国年度诗歌》《60年文学大系》等40多种选本。参加第17届全国散文诗笔会,《星星诗刊》首届“茅台酱香杯”散文诗笔会,获第八届徐志摩诗歌大赛一等奖等各类文学奖80余次。出版诗歌、散文、散文诗集7部。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鲜 圣(四川省减灾中心副主任)

微刊题字:蓝天果(中国文联文代会代表,商务部中欧协会青少年艺委会副会长,四川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毛笔工作委员会主任,四川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四川蓝天书画院院长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