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纵横>史料之窗>详细内容

【历史文化】邓涛 ‖ 清朝是如何统一台湾的

作者:邓 涛 来源:《学习时报》2020年5月4日第3版 发布时间:2020-05-05 15:59:01 浏览次数: 【字体:

清朝是如何统一台湾的

邓 涛

1644年,清军入关,较快统一了北方地区,但清政府对南方的统一则经历了整个顺治朝。顺治末年,以福建金门、厦门为根据地的郑成功挥师东进,率领将士赶走了盘踞台湾岛的荷兰殖民者,使台湾地区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

康熙朝时,康熙恩威并施,取得了政治与军事上的胜利,将台湾重新纳入中国版图。清政府之所以能顺利统一台湾,在于顺应历史大势,展现了国家统一不容置疑的决心与力量。

清朝为什么要统一台湾

清朝初期,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郑成功在收复台湾之后不久便去世,郑氏子孙偏安一隅,逐渐演变成为割据小政权。

顺治十八年,顺治帝去世,年幼的康熙继位,开始了康熙时代。随着清军击败了云南等地的反清势力,清廷在战略上开始北瞰南望,关注边疆地区的治理,在南方重点应对台湾郑氏政权,提防郑氏割据势力的骚扰,并试图招安。但康熙十二年爆发了“三藩之乱”,使得清政府经略和统一台湾有所延后。

清政府统一台湾之前,清廷不时遣人招抚郑成功的子孙,未对台湾施展足够压力,故郑氏政权“志得意满,断无输诚向化之念”。面对清政府的统一要求,郑氏政权请求能像琉球、高丽等藩属国一样称臣进贡。可见,避居台湾的郑氏政权,已退化为割据势力,只求政权能够独立。但康熙断然拒绝,认为台湾居民多为福建人的后代,不得与琉球、高丽相提并论。在康熙看来,统一台湾天经地义,不容置疑,绝不能视台湾为朝贡国。

康熙二十年,随着三藩之乱的结束,清政府得以腾出手来解决对其他区域的统一问题。无论是出于历史原因,还是出于现实考虑,清政府统一台湾都已是势所必然。

台湾地处东南沿海,气候温和,四季如春,适合农耕。“野沃土膏,物产利溥,耕桑并耦,鱼盐滋生,满山皆属茂树,遍处俱植修竹。硫磺、水藤、糖蔗、鹿皮,以及一切日用之需,无所不有”。可见,清代台湾地区具有优越的自然条件。但清政府统一台湾,并非出于土地价值,而是认为统一台湾为理所应当,即使台湾“为不毛荒壤,必藉内地挽运,亦断断乎其不可弃”。

“台湾地方,北连吴会,南接粤峤,延袤数千里,山川峻峭,港道纡回,乃江、浙、闽、粤四省之左护”,“沙线风涛,往来利便,遂为直隶、奉天、山东等沿海七省必达之咽喉”,地理位置重要,关系到清代中国整个东南地区的安危。三藩之乱时,郑氏政权派兵袭扰东南沿海,给清政府平定三藩造成了牵制。如果台湾迟迟不能统一,可能为外国所利用。郑成功逝后,“其子有十,迟之数年,长成群强,假有一二机觉才能,收拾党类,结连外国……终为后患”,台湾可能勾结外国,威胁东南沿海。台湾必须在清政府手中,才能够成为沿海海运的要道和节点,成为沿海地区的屏藩。

台湾迟迟不统一,“迁延岁月,虚靡浩费”,严重消耗了清朝的政治和经济实力。清政府为了预防郑氏政权对福建的侵扰,并在经济上孤立台湾,采取了迁界之策,将东南沿海地区的民人迁入相对靠近内地的地方,在靠近海岸线的地方隔离出了一个沿海而蜿蜒的无人区,且在无人区边缘建造边墙,驻扎重兵,以应对威胁。其实,迁界之策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管是清政府还是台湾,都因此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老百姓也苦不堪言。在郑氏政权拒不降清且不时骚扰东南沿海的大背景下,唯有尽快统一台湾,才能结束这种持续损耗,达到国家的长治久安,即“至是台湾荡平,民再康矣。台湾灭而天下无事,诏息天下兵”。

清朝如何统一台湾

清政府统一台湾的想法在顺治朝时即有,但囿于内外局势,主要精力放在了统一中原地区,无暇东顾,暂无实力统一台湾。在康熙朝,国力日益强大的大背景下,在郑氏政权日益退化为分裂割据势力的前提下,清政府统一台湾不仅必要,且有能力。

郑经继承延平郡王之爵后,虽同清政府对立,但康熙统一台湾的策略,并非是纯粹的武力统一,而是优先招抚,积极争取台湾郑氏政权及其兵民的归附,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康熙七年,施琅在奏疏中提到:“去岁朝廷遣官前往招抚,未见实意归诚。”可见,清政府的招抚效果比较有限。不战而屈人之兵固然是至善之策,但亦应将伐兵和攻城作为万不得已之策。对于清朝统一台湾而言,这个策略也适用。时人评价清政府统一台湾之举:“穷兵黩武,固非福世之图;而纵乱养奸,亦非安邦之策”,即虽然不提倡穷兵黩武,但也绝不能坐视台湾长期分裂,进而扰乱中原内地。针对台湾偏安政权不接受清政府招抚,施琅曾言:“从来顺抚逆剿,大关国体,岂容顽抗而止。”认为若招抚无效,则当以武力相临。清政府在力行招抚的同时,也在筹备武力统一,以备他日之需。

康熙时,清政府耗时八年平定三藩叛乱,在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之后,才于康熙二十年完全平定。此后,清政府得以休养生息,即便偶有战争,亦无伤元气,康乾盛世渐有发端,国力日益强盛。这一时期,清政府的财政状况开始好转,有了足够的精力和财力处理台湾问题,且彼时清廷君臣之间和谐团结,尽管有些臣工在出兵台湾的方式和时机上存在不同看法,但总体来说,清廷上下对于收复台湾的意愿是一致的,不愿坐视郑氏政权而不管,而且对收复台湾也有足够的信心。

反观台湾政权,则从三藩之乱爆发开始陷入困境。郑氏政权响应三藩,配合三藩反清,却在福建同靖南王耿精忠争抢地盘。此后,郑氏政权在东南沿海被清军击败,大伤元气。在清政府的封锁下,台湾经济陷入困境,彼时,台湾“谷价沸腾,粮饷匮乏,人心思变”。郑氏政权参与三藩之乱,在一定程度削弱了自身实力。

康熙二十年,郑经三藩之乱末期去世,为清政府统一台湾创造了一定的契机。此时台湾内部陷入内斗,郑经长子为冯锡范所杀,刘国轩、冯锡范拥立尚未成年的郑经次子郑克塽为延平郡王。

康熙得知此情形后,认为收复台湾的时机已趋于成熟。此后,正如康熙所预测,得势的刘国轩对反对势力大加镇压,造成台湾地区“人人思危,芒刺在背,间有向义内应,奈隔绝汪洋,难以朝呼夕应”。台湾出现内争之后,不时有人从台湾逃至福建,为清政府统一台湾积累了条件。此外,台湾地方相对狭小,民户有限,以有限之田赋供应独立政权,养育数万之兵,负担极为沉重,即如清人所言:“盖就其一隅之产,以供百万之费,政繁赋重,民心已思变久矣。”

“夫兵,凶事也”,古人亦认为用兵攻杀并非最优之策。因此,即使收复台湾的时机已经成熟,康熙仍秉持刚柔并济的策略。但由于郑氏政权拒不归附,甚至试图长期维持分裂局势,故清政府不得不采取武力。在收复澎湖后,清政府重点打击分裂气焰,震慑分裂势力,用兵和招抚并行不废,最大限度地争取了台湾各方势力的投诚,最终实现了此后郑氏政权的和平归附。

清政府统一台湾,筹划已久,但迟迟未能付诸实践,原因除了彼时清朝的内部和外部形势外,还有信心和决心问题。“台湾剿抚之说,纷纷数岁未决也”,清廷内部对统一台湾立场不一,而施琅认为,只主抚而不言武亦不可取,一方面全力向康熙建议统一台湾,另一方面主张在招抚无效的情形下武力攻台。康熙亦持这种观点,他认为,如果不统一台湾,“则沿海一带地方,民鲜干止之乐,兵有征调之繁”。当时,清廷诸大臣对能否隔海统一台湾议论纷纷、并无自信,只有施琅“摅忱力赞”。在施琅的支持下,康熙坚定了统一台湾的决心。康熙认为施琅不仅能从精神上支持自己,还是领兵收复台湾的最佳人选,正如康熙所说:“朕惟国家有戡乱宁民之略,必有协谋宣力之臣。”此外,福建总督姚启圣亦是统一台湾的功臣之一,施琅主要是练兵和领兵打仗,而姚启圣则是积极做好后勤筹备工作。攻台之前,姚启圣调兵制器,奖励士卒,捐造船只,无所不备。

康熙二十一年时,清军“一面整船,一面练兵,兼工制造器械”,积极做好战备工作。到康熙二十二年,面对迟迟不肯受抚的郑氏政权,清军已开始准备正式攻台工作,未雨绸缪,注重后勤筹备和供应对战事的重要影响,开始积极筹备进剿军前所需兵饷、米折、应用器械及修理船只、预备物料。此后,清朝统一台湾,已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而这个东风,便是海风,“夫南风之信,风轻浪平,将士无晕眩之患,且居上风上流,势如破竹,岂不一鼓而收全胜”,一旦风信适宜,清朝便可大军出动。

水师提督施琅深知“攻心为上”的策略,在主张武力统一台湾的同时,还提倡争取台湾民心,减少清军统一台湾的障碍,降低双方的战争伤亡。施琅治军严明、名声在外,在清政府出兵台湾之前,已有不少兵民逃离台湾回到福建,原因便是不少台湾兵民“私相偶语,提督不嗜杀人”。

清政府出兵台湾,战略目标十分明确,即并不打算直接派兵进攻台湾本岛,而是先取澎湖,再以澎湖为突破口,以战逼统:“先取澎湖以扼其吭,则形势可见,声息可通,其利在我。”此后,清军亦按照此策行事,先待风信,此后全力攻取澎湖,同刘国轩带领的郑氏军队在澎湖鏖战。最终刘国轩战败,清军占领澎湖,在战略和地形上掌握了主动。澎湖破时,台湾人心大震,清军占据了地理之利,也猛烈打击了郑氏军队士气,起到了攻心之效。清军攻克澎湖之后,虽然清军伤亡亦多,但并未虐待俘虏,而是“恤其被伤兵卒,予以医药,载其生还,此其恩威已遍洽于台湾”。此种行为,让台湾本岛兵民意识到,投降并无性命之忧,顽抗则凶多吉少,进一步瓦解了台湾士兵的抵抗欲望,“不敢复萌异志”。

在清政府的招谕下,康熙二十二年七月十五日,郑氏政权递交降表文稿,正式向清政府投降。在郑氏政权投降之后,康熙二十二年八月,施琅率清军进入台湾,台湾地区农业商业依然如旧,未受惊扰,民众扶老携幼欢迎施琅所率部众。

统一台湾后的策略

澎湖之战后,施琅驻扎澎湖期间,严格约束军队纪律,清军纪律严明、并不扰民,“王者之师”形象深入人心。同时,台湾的郑氏政权,虽然曾武力抗拒统一,但澎湖之战后他们能够顺应历史大势而归附清朝,使得双方避免了更多死伤,所以清政府对他们采取了宽容政策,甚至对于部分投降官员,给予信任而加以重用。此外,清政府统一台湾之后,通过采取轻徭薄赋、稳定台湾人民生产、生活秩序等方式,实现了统一之后台湾地区的稳定和安宁。

在施琅率军正式进入台湾本岛之前,康熙二十二年七月,施琅向台湾兵民发布了“安抚输诚示”,提到:“军纪素严,秋毫无犯……本提督言出金石,决不尔负。”施琅进入台湾后,践行了他的承诺。康熙二十二年八月,施琅在“谕台湾安民生示”中提到,此次清军入台,所有粮饷皆取自福建等内地,不用台湾百姓供应,只有日常食用的蔬菜需在台湾本地采购,但“照依民价无亏,断不许借称官办应用、一丝一毫侵取民间”。施琅还禁止台湾百姓为清军犒军,“诚恐乡社保甲沿袭故套,各自派办劳军之费,致扰民生”,并申明如有地方官员敢筹办犒军,将严惩不贷。此外,施琅还规定:“官兵不许占住民居,弁目不许包贌乡社……糖蔗民间物业,严禁兵丁混折。”确保了军队不扰民,与民相安,赢得了民心。

澎湖之战后,清军兵不血刃地进入台湾。算上招抚时间,清政府共计耗时两个月便统一了台湾。这一局面的实现,除采取了正确的军事和政治策略外,也同郑氏政权当权者能顺应形势、归附清朝有关。郑克塽、刘国轩、冯锡范等人没有选择在台湾本岛负隅顽抗,避免了更多的战争和牺牲,如刘国轩“决意倾心,以生死听命于朝廷,免贻害生灵”。也因此,清政府在统一台湾之后,对郑氏政权官兵采取了优容的政策。清政府一方面命郑氏家族和郑氏政权的权臣迁徙到北京,使他们安居;另一方面对于郑氏政权四万多普通士兵,施琅建议让他们愿入伍或归农,都各听其便。此外,对逃至台湾的明朝朱姓宗室人员,清政府也予以了安置,让他们在附近各省安插垦荒。此后,清政府授郑克塽公爵,授刘国轩、冯锡范伯爵,而力主降清的刘国轩“更叨天津总兵之任”,成为一方大员,可见清政府对他们的信任和宽容。

战后善后之策,重在安民和休养生息。早在清军攻克澎湖之时,施琅便出告示,规定澎湖地区百姓“蠲三年徭税、差役”,以恢复澎湖经济。施琅率领的清军入台之后,“其各乡社百姓以及土番,壸浆迎师,接踵而至”,之后,施琅赐给他们衣帽、布匹等物,台湾汉人和少数民族“咸皆欣欢踊跃”。此后,施琅规定:“樵苏采捕,载运米谷蔬菜,出入港澳,均听民便。”确保了台湾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此外,清政府还免除了台湾地区的正赋和杂饷,有助于战后民生的改善。统一台湾之后,清政府在台湾设府、设县,并设一万绿营兵驻防台湾本岛和澎湖,标志着清政府在台湾行政和军事管理的体制化。在清政府的治理下,台湾地区经济继续发展、民生继续改善,即如乾隆、嘉庆时人所评价:“台湾雄峙东海,横亘千余里,土田膏腴,家多殷实。”可见彼时台湾地区已为清朝的富庶之区。到光绪朝日本侵占台湾之前,“台湾银米尚不缺。且多富户豪民”。

清朝统一台湾既是出于历史原因,也是源于现实需要,避免了台湾被进一步割据化,也换来了清代中国东南地区的安全稳定。同时,清前期国力强大、君臣团结以及台湾地区的内耗为统一台湾创造了条件和契机。清政府在统一台湾时,恩威并施、剿抚并用,善用人才,积极争取台湾民心,使得以较小代价实现了对台湾的快速统一。此外,清政府还十分重视统一台湾之后的善后工作,实现了驻军同台湾民众的和谐相处,妥善安置了台湾郑氏政权的投降势力,促进了台湾地区生产、生活秩序的较快恢复,为此后台湾地区的持续发展奠定了基础、创造了条件。

来源:《学习时报》2020年5月4日第3版

作者:邓 涛

来源: 《学习时报》2020年5月4日第3版
责任编辑:唐志昂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