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回响——脱贫攻坚四川故事汇】贾巴尔且 ‖ 脱贫攻坚的一天

作者:贾巴尔且(凉山州金阳县委宣传部)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1-16 17:45:36 浏览次数: 【字体:

脱贫攻坚的一天

贾巴尔且

脱贫攻坚,唯此为大。

2018年,四川省凉山州金阳县将拟退出贫困村42个、脱贫4377户22729人。实施90个村2346户12673人易地扶贫搬迁和3114户彝家新寨建设。11月27日,是很平常的一天,这一天虽然已过去了一段时间,但至今仿佛还在昨天,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金阳县芦稿镇最美天路(图片来自网络)

11月26日晚,当很多人还沉浸在刚过完凉山彝历新年喜气之中,接到我们宣传部办公室通知,明天一早随领导下乡检查脱贫攻坚工作。这趟下乡之行,让我感触良多,或许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那天,设置在早晨6点钟的手机闹钟响了,我赶紧起床,随便洗漱打整了一下,慌里慌张跑到办公室去拿照相机。

7点,天刚刚蒙蒙亮,县城街上的行人,稀稀少少。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吉付约古一行4人,坐上小车,赶往单位联点的山江乡和他联点的梗堡乡。

凉山州金阳县的通村道路

小车在油路上奔驰着,虽然已是初冬,但公路两旁青花椒和各种树木依然绿油油的,只是要不要看得见远处的山上,层林尽染。8点,我们到达了山江乡,只停留了几分钟后,和乡党委书记范拉里一起,前往该乡老寨子村集中安置点。

“老张,你家的这些支木已经有十多天了,可以取了吧,你家水泥、砂子这些材料都有了,可以开始墙体搪糊(墙体粉刷)了。”

“吉付部长,可以的,这些支木两个小时就可以取完,明天就开始搪糊了哈,您放心,我们修自己的房子也让你们领导担心了,我会修好的。”

“不行,我这几天三天两头地来了,每次看见你家的房子就是这个样子,一直支着木。时间不等人啊,我们要抓紧时间,今天把支木取了,就把墙体搪糊出来哈。”

在老寨子村集中安置点里,吉付部长和建卡贫困户老张,主客一问一答。

“老张家,只有两个老人在家,两个儿子都外地打工去了,只要把房子修出来了,收入那些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其实一家人有一个在外面打工,这家人就可以脱贫了。”

吉付部长看着老张家的房子,信心百倍地说。

不到几分钟,老张打了几个电话,说是己联系好了几个亲戚朋友马上来帮他家取支木。

“你家就只有你们两口子在干,不行,这样不行,进度太慢了。请范书记给你家找两个师傅,今天必须支完木,再把钢筋编好,明后天就开始打板哈。”

“我们这个村子的人,家家户户都在修自己的房子,找不到师傅。你们能够给我家找两个师傅来就太好了,谢谢吉付部长!”

吉付部长得知这家建卡贫困户缺少一个师傅,就叫范书记给他家安排两个师傅,主人高兴地一边拿烟给我们,一边不停地说。

老寨子集中安置点共有109户,其中建卡贫困户68户,都是2018年计划退出的贫困村。集中安置点,支木的、打板的、运水泥的,每个人都忙碌着。拖拉机声、推土机声、搅拌机声,声声入耳。大家都在你追我赶地修筑安全住房。

站在山坡上,从远处俯瞰集中安置点,一座小城镇的雏形展现在眼前。看见一间间房子拔地而起,我们特别欣慰,扶贫工作没有白做。

看完老寨子集中安置点,已是中午时分,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了。民工居住的临时厨房里飘来炒回锅肉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食欲倍增。范书记叫我们吃了中午饭再去吉付部长联系的梗堡乡打洛村,但被吉付部长婉言谢绝,因为时间太紧了,时不待我。

正在修建的金阳河特大桥(图片来自网络)

打洛村地处崇山峻岭之中,从西溪河到高山之巅落差就有2000米左右。如果从梗堡乡打通一条公路到打洛村,要翻越多座大山和峡谷,投入资金不可估算。因此,公路只能通过山江乡老寨子村,沿西溪河边几百米高的悬崖峭壁蜿蜒而上。我当记者15年了,全县每个村村寨寨我都基本上到过了,但如此惊心动魄的羊肠小道还是第一次走过,有许多地方连小车必须倒档才可以通过,遇见对面车子过来了,要得找一个可以错车的地方。靠悬崖边没有安装得有防护设施,一不小心,掉进悬崖峭壁,后果不堪设想。据说好多人第一次过这条通村公路,都不敢往下看,也有的师傅直接不敢走这条路。

其实这里一直有一条小路,金阳许多人都知道。解放前,打洛村也叫阿布洛哈。有人说,阿布洛哈有仇不报仇,这是因为阿布洛哈地处山林之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因而就算有仇人在这里居住,也无法去报仇。交通不便,也是当地人只能祖祖辈辈住在高山上的一个原因。直到2010年,打洛村才修通了一条从山江乡老寨子村通往该村的通村公路。

小车行驶在路面上,我们欣赏着车窗外的风景,许多地方深不可测,让人眩晕,不敢靠近。本来沿途许多地方是拍照的好位置,可我们都被吓懵了,根本不敢去拍。山上灌木丛生,藤缠棘绕,可以想象当时修建这条公路施工难度之大。如今这条公路不仅加宽打成水泥路,还安起了波形扶拦。成为村民的致富路、幸福路。

村民在采摘丰收的青花椒(图片来自网络)

到了打洛村也是一派忙碌的修房建设景象,家家都在抓紧时间建房。看完打洛村,坐车返回山江乡政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我们的肚皮都饿得咕咕叫,筋疲力尽,我也没力气像来时那样看见风光就下车拍摄。

到达山江乡政府所在地已是下午3点过了,还好范书记早已安排好工作餐,我们一到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一个回锅肉,一个青菜汤,吃起来比什么山珍海味都还要香。

吃了午饭,我们又马不停蹄地来到了梗堡乡梁子村。小车在乡村羊肠小道上行驶着,公路两旁鳞次栉比的房屋,错落有致,依山傍水,依路而建,或平房,或小青瓦房,或楼房,让人眼花缭乱,羡慕嫉妒,特别是在西下的太阳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

我才几个月没有来,梁子村这么快修起那么多漂亮的房子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凉山州金阳县丙底乡布洛村彝族新寨(龙卜哈 摄 图片来源:求是网)

“这些修的都是畜圈,他家羊子都有100多只,收入还是不错的,现在农民只要好好干,农村还是有奔头的。”

走进一家贫困户新修的房子里,主人家没有在,熟悉情况的吉付部长把自己当成主人,给我们介绍了许多。

“吉付部长,你又下来了哈,我们修自己的房子,让你们领导也辛苦了。我家很困难,要不是共产党、人民政府拿那么多钱给我们修房子,不知猴年马月才能住得起这种砖房,感谢共产党、人民政府,感谢你们各位领导!来来来,喝一瓶啤酒,前几天过年的时候买起来喝的!”隔壁一位妇女看见我们,立即迎我们进屋坐,感党恩的话说也说不完。

“这个房子设计还是可以的,也修得很快,进度比其他家的快多了,人家不就一个婆娘带着几个小娃儿,还不是把房子都修出来了吗,这个妇女太能干了。”吉付部长把我们带到快要砌完火砖的房子里转着。

我们跟着吉付部长一家一户地走完了建房户,每家每户的许多情况,吉付部长了如指掌,跟他打招呼的村民随处可见。

回到山江乡已是下午6点过了,和乡主要领导聊了一下脱贫攻坚工作,又要前往对坪片区开个今天下午才通知的会议。会上听取了几个乡镇脱贫攻坚建房汇报,当场解决了一些困难和问题。回到山江乡已是晚上11点过了,我们几个才开始吃晚饭。我们虽然饿得前胸贴后背,但得知山江乡乡长雷顺国今天只吃了一顿中午饭,现在还在老寨子集中安置点和贫困户一起加班加点建房,挑灯夜战,可能凌晨两点过才能回到乡上后,我们也不再觉得肚子饿了。

通过大家的努力奋斗,我们单位和吉付部长所联点的这两个村,去年经验收都退出了贫困村。

凉山州金阳县热柯觉乡丙乙底村彝家新寨(图片来源:川观新闻)

近年来,金阳深入贯彻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始终把脱贫攻坚作为最大的政治任务、最大的民生工程、最大的发展机遇,紧紧围绕“两不愁、三保障”目标,广泛凝聚“共享发展、脱贫奔康,是先富带未富,而不是先富养未富”思想共识,持续鲜明“扶贫不养贫、帮勤不帮懒、脱贫不掉队”工作导向,举全县之力、集全民之智,乘领袖关怀而奋战、迎脱贫攻坚而不怠,凝心聚力决战决胜深度连片贫困脱贫攻坚。深入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截至2019年底,全县累计退出贫困村112个、减贫1.1万户6万人。

2020年以来,坚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和脱贫“摘帽”歼灭战两手抓、两手硬,全县上下争分夺秒,拼斗志、拼毅力,全员下沉、尽锐出战。全县决胜脱贫“摘帽”歼灭战的总攻态势已全面形成,脱贫攻坚各项工作快速有序推进,且紧盯“2020年退出38个贫困村、减贫0.5万户2.8万人贫困人口,实现整县脱贫摘帽”目标任务,确保全县16148户贫困户、87957人贫困人口不漏一户、不掉一人实现稳定脱贫。

其实,这些年,在脱贫攻坚工作中,金阳的许多领导和同志都和我们那天一样,不辞辛苦、夜以继日、爬山涉水地开展着脱贫攻坚工作,有的甚至带病都坚持工作;有的驻村工作队员,远离大都市,远离亲人,一年四季都在金阳开展脱贫攻坚工作;有的帮扶人同贫困户同吃同住同劳动;有的领导下乡一天只吃一顿饭或一天只吃一点干粮,举不胜举。大家都没有节假日、双休日,把办公室设在脱贫攻坚一线。正是因为有那么多领导和职工忘我工作,使全县水、电、路等各种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建设,再到贫困户安全住房建设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和变化。金阳今年与全国同步如期脱贫指日可待。

脱贫攻坚,只要让建卡贫困户“脱贫”了,我们干部“脱皮”又算得了什么。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贾巴尔且(凉山州金阳县委宣传部)

微刊题字:蓝天果(中国文联文代会代表,商务部中欧协会青少年艺委会副会长,四川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毛笔工作委员会主任,四川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四川蓝天书画院院长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