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回响——脱贫攻坚四川故事汇】朱晓梅 ‖ 官家村的好闺女

作者:朱晓梅(四川省大竹县竹北中学)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1-17 17:02:29 浏览次数: 【字体:

官家村的好闺女

朱晓梅

四川省大竹县高穴镇官家村,是省定贫困村。

大竹县高穴镇官家村柠檬产业带(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去时是周末,本来只想在村办公室外取几个景,没想到听到我们交谈的声音,唐瑛走出来,热情邀请我们进办公室。她办公桌上,整整齐齐排列着文件夹:驻村工作队资料、5+2帮扶资料、第一书记五项职责……她一边收拾桌上的东西,一边解释:“我正在整理档案。”听闻我们要去贫困户家看看,漂亮干练的她二话不说,引我们前行。

唐瑛,2016年从大竹县委宣传部下派到官家村的第一书记,在这里已扎根4年。4年前,她第一次来到官家村,呈现在眼前的是弯弯曲曲的茅草路、贫困户家吹风漏雨的破旧危房……她震撼不已。她进村走访的第一家贫困户唐中明,先天残疾。除了破旧的房屋,唐中明的态度也让她印象深刻。当村支书跟唐中明介绍她时,唐中明只“哦”了一声,再无言语。到贫困户张长政家,张长政少言寡语,不愿交流。村民的冷漠,并没有减少她走访的热情。走到聂绍剑家,聂家发黑的墙壁、破烂的窗户、一个眼神茫然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男孩让她呼吸沉重。当她看到跪在地上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旁边一个满是灰尘的红书包、书包边摊开一本书,女孩用明亮的眼神看着她时,唐瑛不由伸手去拉小女孩。身后传来聂绍剑悠悠的叹息:“别弄脏了你的衣服,她脑瘫,站不了——”

唐瑛的手僵在半空,半天落不下来,而她的眼泪,却唰的滚落下来……

唐瑛(图片来源:达州观察)

而后的一段日子,伴随唐瑛更多的是孤独和寂寞。陌生的环境、冷漠的村民,让她情绪低落。一天,几个村民找到她理论,质问她:“他们能享受政策,为什么我们不能?你们是瞎了眼吗?……”唐瑛平生第一次遇到对她这么凶的人,她一边解释着相关政策,一边强忍着委屈的泪水。

那一刻,她想打道回府。家里有年老的双亲,有刚上高中需要陪伴的女儿,何苦在这受冤枉气?唐瑛的眼泪转了又转,收拾东西时,眼前却又浮现出聂萍期待的眼神。不能认输,老百姓不理解,不认可,她更要留下来,不能忘记作为第一书记的担当和使命,她默默把东西放回了原处。

1

走在平坦宽阔的水泥路上,我问唐瑛记不记得修了多少路。她张口就道:“生产便道17.7公里,村道15公里。”说话间,旁边一个老人过来拉唐书记:“闺女,累了吧,来坐会儿!”

“李婆婆,你身体可好?”唐瑛拉着李婆婆的手,嘘寒问暖。

“好!好!闺女,你可别累着了。”李婆婆笑着摸摸唐瑛的手。

唐瑛笑着介绍:“这是我的帮扶户。”

李婆婆精神矍铄,笑容满面,忙不迭搬板凳,招呼我们坐,一个劲跟我们夸耀:“这闺女,经常来看我,陪我说话。我原来住在旧房子里,好孤单。现在住在新房里,好高兴和激动!”

我抬眼看新房,崭新的外墙,贴着条形的白磁砖,群脚朱红,亮丽而洁净。锃亮的铝合金窗户,玻璃明亮。明白卡、服务指南等贴在窗边。街沿外小坝边,是一圈镶嵌了白磁砖的小花坛,紫罗兰开得正旺,太阳花红得耀眼。见我打量房屋,李婆婆乐呵呵地继续讲:“我原来的房子烂了,多亏这些帮扶干部,我才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啊!”

四年来,唐瑛每次路过都要与李婆婆话家常,帮着她做点家务。一次次看望,一次次交心,老人见她,总亲切地称她为“闺女”。像这样的干妈,唐瑛有许多。村口80多岁的王婆婆开始并不看好这个城市里来的女干部,却在与唐瑛的多次接触中改变了态度。那天,唐瑛路过村口,王婆婆亲热地拉住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手上的一枚银戒指摘下来,套在唐瑛的手指上,笑意盈盈地说:“这下可真是我闺女了。”唐瑛看着亮闪闪的戒指,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轻轻触动了一下。她望着王婆婆,却说不出话一句话来。唐瑛下定决心,只有更好地干实事,为老百姓谋福利,才对得起这样的村民。王婆婆在外地打工的女儿李诚珍,在官家村村民联络群里对唐瑛说:“每次从外地回来,我妈妈都会在我面前提到你,说你是她的好闺女!”

在官家村民眼中,唐瑛,就是他们的好闺女!

2

洁净的村道边,果树生机盎然。远远望去,碧如苍海。仔细一看,无数青果隐约其间。“是柠檬!”同行的朋友惊呼。果树间套种的,有藠头、有黑花生。

这片土地,是柠檬产业基地,共800亩,是唐瑛驻村之后发展的一项扶贫产业。官家村不靠山、不靠水,又无任何企业,唐瑛同村组干部经过多方考察,经村委会研究决定带领村民种植柠檬。她利用县委宣传部的帮扶资金和产业发展资金,多措并举,筹资二十万,购得柠檬树苗4.5万株。去年柠檬初挂果,产量超过两万斤。今年这长势喜人,看样子要超过十万斤。

唐瑛(图片来源:达州观察)

唐瑛望着株株柠檬,面露喜色。

“唐书记!”随着声音而来的,是一只伶俐的黑毛小狗,对着唐瑛直摇尾巴,不停用头蹭唐瑛的小腿。叫唐书记的是六队队长朱天琼,她说,前些日子,她去福利院看聂萍了。聂萍长高了,长白了,长胖了,能站了,能走几步了。问她记得唐书记不,她笑着直点头。

聂萍是唐瑛第一次到聂绍剑家,见到的那个在地上爬行的脑瘫女孩,当时已经11岁了,不会说话,不会站立,不会走路,成天在地上爬行。聂萍的母亲卢义禅患有精神疾病,生聂萍前,本来有个聪明的男孩,谁知掉在猪圈凼里淹死了。卢义禅伤心不已,后来才生了聂萍,又生了聂桦。一家的重担,全部落在老实木讷的聂绍剑身上。聂绍剑顶着日头出门,踏着暮色回屋,却日复一日在贫困线上挣扎。

唐瑛第一次见到聂萍时,不由泪水盈眶,她始终在想:能为这个家庭做些什么?该怎样做?这样的家庭又如何脱贫?……无数的问题缠绕着唐瑛,她深感责任重大。再到聂绍剑家时,唐瑛拉着卢义禅的手与之交流,蹲在地上和聂萍做游戏。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无数次探望,无数次交流,她和聂家熟识了,卢义禅和聂萍见到她会微笑着打招呼。一天天过去,唐瑛总是放不下这家人,抽空总要去看看,帮着拾掇拾掇家里,与卢义禅说说话,和小孩子交交心。

夏天来了,唐瑛又一次踏上去聂绍剑家的台阶。一条浑身翠绿透亮的青蛇倏地从她脚边溜走,唐瑛一声惊叫,后背冷汗淋漓,急忙喊叫聂萍。聂萍爬着出来,无知地望着唐瑛。唐瑛急忙上下查看,看到聂萍安然才放心。那天晚上,她辗转反侧不能入睡,眼前晃动的是聂萍纯真的眼睛。聂萍天天在地上爬行,万一被蛇咬了怎么办?不行,一定得想办法。唐瑛暗下决心。

第二天,唐瑛四处打电话咨询,终于得到四川慈善总会的答复:把人送到成都去治疗。唐瑛的心放下了,这个可怜的孩子终于有了希望。

当时有村民不理解,好心劝唐瑛:你干嘛费时费力救助一个脑瘫儿,那是瞎子点灯——白费蜡。还不如帮扶一个智力正常的孩子,他长大后还知道感恩。

唐瑛听后淡然一笑,她说:“我是这个村的第一书记,我都不帮,谁还会来帮?”唐瑛说,她就是纯粹地想帮助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让他们看到生活的希望。

聂萍回家了,借助辅助行走器可以站立了,唐瑛欣慰不已。可是老天并没有怜悯这个苦难的家庭,聂绍剑被查出患有鼻咽癌。聂绍剑说,他不怕死,可就怕死了,这个家也没了,那两个孩子怎么办?

怎么办?癌症治疗难度大,聂绍剑是家里的顶梁柱,他倒下了,这个家就完了。唐瑛望着聂绍剑忧心的面庞,心急如焚。无论如何,治病要紧。唐瑛决定发起捐款倡议书,她打电话、发倡议书、转发朋友圈、发起轻松筹、给原来的学生群发消息,在城市广场演讲发起现场募捐。她的深情演讲,感动了听众。终于,筹得善款4万余元。唐瑛把钱交给聂绍剑,要他安心做手术。聂绍剑接过钱,嗫嚅着,半天说不出话来。唐瑛说:“你安心治病,家里有我们!”那一刻,聂绍剑的眼眶湿润了。言必行,行必果。春耕时节,唐瑛组织人员帮助聂绍剑家生产。之后,聂绍剑成功做了手术。

日子一天天过去,唐瑛依然奔波在官家村的坡坡坎坎。2018年5月的一天,她又接到了聂绍剑的电话,他说他也许活不了几天了。“唐书记,如果我走了,我那两个娃儿怎么办?”聂绍剑的声音低沉而悲切,忧伤而无助。这是一个父亲的万般不舍,也是一个父亲的临终托付。唐瑛的心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住,疼痛地难以呼吸。这个老实的庄稼汉,没有给他弟弟、亲戚打电话,独独给她这个第一书记打了这个电话,在他心中,唐书记是他信得过、靠得住的亲人!这是何等的信任,又是何等的期盼!霎时,唐瑛潸然泪下,她坚定地说:“聂大哥,你别想太多,好好休养。我会想办法的!”朴实的话语,却是一个共产党庄严的承诺,也是官家村闺女对父老乡亲的誓言。

那个电话,成了聂绍剑与唐瑛的最后诀别。几天后,聂绍剑走了。

看到哭得撕心裂肺的聂桦,唐瑛轻声道:“孩子,有我们,别害怕!”聂桦泪眼婆娑,哽咽着叫了声:“唐阿姨——”唐瑛紧紧地把聂桦揽进怀里。

唐瑛忙着张罗聂绍剑的身后事,有其他村过路村民悄悄打听:“那个忙前跑后的,是聂家的什么亲戚?”村民告诉他:“那是我们村的闺女,官家村的第一书记!”听者闻之感叹。

如何安置聂家母子三人?唐瑛思前想后,主张将卢义禅送往精神病院,聂萍送往福利院,聂桦读寄宿学校。当时有人反对,说将卢母和子女分开,家之不家,何其残忍!唐瑛多次跑精神病院、福利院、学校,照了大量照片,录制了一些视频,将资料给众人观看。众人这才心服口服,同意唐瑛的做法。送聂萍去福利院的那天,唐瑛亲自给聂萍喂饭、梳头,不少村民自发来送别,聂萍回头望着大家,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朱队长感叹:“福利院条件太好了!见到聂萍的今天,想到聂萍的昨天,聂萍是掉进福窝窝里了,真是今非昔比。我们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有一个温暖的党,有一群贴心帮扶干部,是多么的幸福!

3

唐瑛来到官家村,就是官家人!如今,与她红过脸的村民人前人后总是翘起大拇指:“别人我谁都不服,我就服唐书记!”

突然的,下起了阵雨。有村民给我们送伞、拿斗笠,请我们进屋歇息。房屋的男主人在外看守鱼塘,女主人邱文英热情请我们落座。屋里干净整洁,摆放有序,背篓里是满满的蔬菜,撮箕里是晒干的鱼腥草,据说有人上门收购,3至4元一斤。她听说我们爱写作,又兴致勃勃讲述作协、摄影协会、书法协会、美术协会等都来送书送作品,还有文艺演员下乡来义演,村民思想变化很大。邱大姐自豪地说:“为聂绍剑捐款现场就在我家举行的,村民们抢着捐款,五元、十元、五十元、一百元,那劲头可足了。今年这次疫情,我们村捐款就有一万多元。”我很是吃惊,一个曾经的贫困村,这次疫情,居然会想到捐款,这是何样的思想素质?

邱大姐说:“唐书记天远地远地来帮扶我们,我们是跟她学的。这些年,她帮我们办实事好几百件,修水渠、修路、改厕所,数都数不过来,隔壁李国友还写诗赞扬唐书记呢!”

我们好奇地前往李国友家。李国友家是一楼一底的新建房,外墙磁砖干净,钢化门硬气,门口春联并没有褪色。屋内迎面的是一张大理石餐桌,对门的墙边是一排整体厨柜。吸引我的,是雪白墙壁上几张大红纸上的字。毛笔字并不好,文笔也不出色。依次看去,看见赞扬唐瑛的“诗”:

拯救村民致富了

贫困村民就知道

脱贫攻坚政策好

唐瑛书记上阵了

东奔西跑为民好

两不愁三保障高

贫困村民满意了

唐瑛工作方法妙

拯救村民致富了

我回头看唐瑛,她谦虚地说:“我做得还不够好。”听闻其言,我一阵动容。这就是我们的扶贫干部,怀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诚心为民,立党为公。她做的一切,村民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不觉间,雨住了。见我们要走,邱文英拎出几个袋子往我们手里塞。我一看,袋里有大如手臂粗的白嫩透亮的苦瓜,有粗如手指样嫩嫩的绿豇豆,有胖如小南瓜圆乎乎的紫茄子……

邱大姐脸上含笑:“你们拿着,千万别跟我客气,我们都把唐书记当成一家人的。这些菜绿色无污染,口味很好。我们脱贫了,收入增加了,你们收下是看得起我们,秋天再到我们村子里来摘柠檬、柚子吧!”

唐书记对我们点点头。我们道谢后,拎着满满一袋蔬菜走到洁净的村道上,有暗香袭来。原来是路边有处荷塘,荷花旖旎,万般娇艳。这样盛开的荷花美,正是官家村的写照。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朱晓梅(四川省大竹县竹北中学)

微刊题字:蓝天果(中国文联文代会代表,商务部中欧协会青少年艺委会副会长,四川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毛笔工作委员会主任,四川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四川蓝天书画院院长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