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回响——脱贫攻坚四川故事汇】魏太红​ ‖ 不能辜负的使命

作者:魏太红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2-06 21:50:50 浏览次数: 【字体:

不能辜负的使命

魏太红

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歌,只是缺少领唱而已,会理便是我心中的那首歌。

《木兰诗》里这样说过:“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28天的会理之行,我终于回到了县城。

回到县城那天,县上的领导在远处的路口迎接了我们,我们像凯旋的战士,内心的感激之情,很快就在每个人之间传递开来。

领导说,还要为我们接风洗尘,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莫过于久违之后回家的那份喜悦和突然升起的那种幸福感。

会理对我来说,既陌生又熟悉,充满了敬畏,注定在我今后的生命岁月中,清晰而悠扬。

以前从没到过会理,却耳熟能详,名副其实的石榴之乡。这次被组织选派,赴会理参加脱贫攻坚普查,我倒是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因为每一次省、市、县脱贫攻坚督导检查,我都被选中,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到会理县城那一天,正好遇上瓢泼大雨,尽管对方接待细致到位,但是天空不作美,雨特别大,很扫大家的兴。

我的心不由得凉了半截,在这恰逢主汛期的会理,80人的队伍除去10来个协调和后勤人员外,完成4600多贫困户全覆盖普查,工作量之大,工作之辛苦,任务之艰巨,这是谁也没有提前预料到的。能否如期完成任务,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没有底。我莫名地有些忐忑不安。

“既来之,则安之”,正是被这潜意识的念头,鼓舞着,支持着。大家稍安勿躁,除此以外,别无选择。

到会理第二天,分组划片,核对任务,人员该下去下去,留下了少部分人住县城酒店,其余人员都住乡镇。工作就这样在有条不紊中开始了。

每个片区有600—700户不等的任务,白天,走村入户,实地普查,晚上,核实清零当天反馈的问题,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做着同样的事情。

会理的山明显比我们家乡的山要高大,拔地而起,气势雄伟,高耸入云。

贫困户分散,户与户之间相距甚远,即便就在对面山上,驱车过去要接近1个小时。最远的贫困户坐车需要4个多小时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到达。

会理的乡村道路,基础设施相对滞后,土路、机耕道比比皆是。山路陡峭,地势险要,令人望而生畏。

雨后的乡村道路泥泞不堪,凹凸不平,猩红的泥巴路在山间草丛中,一直向前延伸,醒目、刺眼,让人沮丧,10多年前家乡的村组道全都是这个样子。

有些路段,车子要挂上链条才能通行。有些路段开凿在悬崖边上,人坐在车上,手脚不由自主抓紧了。有些路段只能搭摩的,我们很多普查员都体验过那种摩的,搭乘摩的感受,也许只有他们最清楚,那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无奈。

车子在山路上行驶,坡陡弯急,你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难怪,会理各部门的公务用车,几乎都是日系丰田霸道或丰田巡洋舰。那种车,性能好,马力强劲,让人坐着放心。

会理的气候有着明显的差异,地貌地势也有着明显差异。南部接壤云南挨近金沙江边,属河谷地带低海拔地区,气候异常炎热,却有着野性的自然美。7—8月份平均气温高达35摄氏度,这种环境气候最适合毒蛇出没,在乡下走村的途中,几乎每天都遇见了各种各样的蛇,虽然不清楚是哪种蛇,可是,让我微微感动的是每次遇见蛇,司机总会停下车来,让蛇缓缓走了以后,才驱车离去。我们普查员就遇到了一条眼镜蛇,对,眼镜蛇,徒步近距离遭遇,狭路相逢,惊恐又好奇。后来才知道,乡镇卫生院是没有预留眼镜蛇蛇毒血清的。自那以后,想起就害怕。

会理的东西部接壤会东县、宁南县,地势高凸,山势险峻,层岚叠嶂,却有着原始天然的美。越往东走,地势越高,海拔越高,植被稀疏,草甸盈盈,高原气候特征明显,一早一晚,必须穿上外套。在槽元的那些天,如果不是在乡上借了一件迷彩服穿上,我估计,我这“茅屋”早已被秋风所破了。会理东西部植皮茂盛,生态完好,沟河众多,但是蚂蟥特别多,那东西臭名昭著,有些恶心。有人站在河沟草丛边解小手,就会有蚂蟥跑出来叮咬,那种尴尬狼狈状,让你又气又恼,哭笑不得,我们的普查员就有几个被蚂蟥叮咬了,那是付出了血的代价,至今伤疤还在,痛楚记忆犹新。

说实话,工作了30多年,同样的一件事,从来没有遇到这样持久,生命风险这么高的工作。白天入户,晚上开会,睡觉前还要核实问题,当天的问题当天清零。我不止一次在内心祈祷,今晚最好不要在1—2点钟被电话催促,让我睡个安稳觉吧。

生活中,有时候还真有一种感应般的默契。

其实,生活本身就充满了变数和不确定性,有时惊喜,有时哀愁。不是因为看到希望才会坚持,而是因为坚持才会看到希望。

20多天的辛苦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当我们的普查数据,顺利通过上级验收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无不欢欣鼓舞,这场景,让我想到了北京申奥成功的那个夜晚。

欢呼声、掌声汇成一片,荡漾在每个人的脸上,像大海的波涛,激荡在房间、楼层的每一个角落。

我身在其中,感受着屋子里浓浓的氛围,没有比这更好的心情了。

我突然想起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的一句话:“虽然辛苦,我还是会选择这种滚烫的人生”。

此刻,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生活改变了我们,生活也成就了我们。

忽然间,会理,这个名字,觉得好熟悉,有人说生命中的遇见,都是一种注定。

我笃定,喜欢上了这个城市,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别了,会理,我相信,我还会回来。

作者简介

魏太红,先后任天全县农机局副局长,天全县畜牧局局长,天全县委农工办副主任等职,爱好文学。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作者:魏太红

微刊题字:蓝天果(中国文联文代会代表,商务部中欧协会青少年艺委会副会长,四川省硬笔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毛笔工作委员会主任,四川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四川蓝天书画院院长)

配图:方志四川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唐志昂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