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帮扶路走成长长的诗行(组诗)

作者:许庭杨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3-01 10:30:41 浏览次数: 【字体:

把帮扶路走成长长的诗行(组诗)

许庭杨

责任心高过庄稼

沿着野草也无心思生长的山路

走向帮扶户

我的心地却没有一寸荒芜

责任心一个劲猛长

高过伸着腰的玉米

更高过低着头的稻谷

虽有蛇虫,在草丛里散布惊恐

还是没能挡住我汗滴凝成的

脚步,身影长成树木

想挡住可能垮塌的泥土

每一个地灾点

我的语言成了集中安置户


秋风走进帮扶的村庄

和秋风挽着手,走进帮扶的村庄

阳光垂直飞泻下来

堆积在我身上,山路边

玉米棒子不愿再被叶子遮挡

伸出身体,和我相撞

稻谷低着头,幸福太重啊

我不想它伸直身子,和我打招呼

主动低垂目光

晒场上的豆荚,笑得裂开了嘴

拥挤着,快乐得吵吵嚷嚷

一路走着,我的脚步声也饱满了

成熟在走过的山道上


核实贫困

雾缭绕着山峰,笼罩着树

缠不住我迈向贫困村的脚步

心头的内存已被清空

每一个G,都只留给贫困户

要录入的资料太多了

一头牛,一只鸡,一头猪

一亩庄稼,一亩山林

还有疾苦,都从脚步里上传

还不能有任何拥堵

待到山民脱贫日

我的脚步声全部排列成音符


陡坡上的小路

山坡比我的沉默陡峭

隐藏于草丛的山道

弯曲如蛇,把惊悚

塞进我的心跳,走向帮扶户

我总是面临岔路

即使多爬了一座山

多下了几道坎,也要把

帮扶户的脱贫路

拓宽,伸直

哪怕我身上缠满山路一样的

辛劳


危路

水枯下来,亮出石块

让我们涉过,不打湿脚步

泥石流先塌下来

怕我们路过时把我们埋没

掩盖着山路的小草

尽量让道

怕我们踩伤它们的筋骨

帮扶路上,连自然界

也体谅我们的辛苦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

不把心留在远村,不把情

栽种在帮扶户


陌生的山路

互不相识的山路上

我的脚步,开始和泥土套近乎

和草叶们打陌生的招呼

就是碎石

我也试探着用脚印

说些过于热情的话

对树枝条,也在分送笑容

只对左边或右边的深谷

保持警惕和沉默

以后,这条山路上

我的脚印重叠得可能比贫困户

的脚印还厚

只怕连蛇虫们也会讲亲疏

会在不经意间从草丛里窜出来

纠缠我踏得尚未沉稳的

脚步


凌晨走向帮扶村

人们还在梦乡,我帮扶的脚步

已在山路上踏响

擦肩而过的大山们

泼我一身苍翠

情感也和大山一起莽莽苍苍

胸中峰峦起伏

一声鸟鸣就使大山激荡

当我走进一户户帮扶的贫困户

檐上挂满玉米

水稻铺满晒场

我的情感也成熟了

心地上一片金黄


责任的笔划比山路长

喝几口晨光作早餐

脚步把山路踏响

高一脚,低一脚

都踩在责任的笔划上

把责任的笔划连接起来

比山路崎岖、狭窄、漫长

好在身上滴落的汗水

凝结后能闪光


走向帮扶户

阳光覆盖了我的脚印

想把我的跋涉,镀上一层

黄金,有些羞涩的草叶

不说话,却用翠绿

铺满我的心情

风隐身,衣裙拂过眼角

留下一缕凉爽,一缕温馨

汗滴有生活的味道

喘息有快乐的回音


赴一场帮扶的约会

在远村,赴一场帮扶的约会

流水潺潺,鸟声脆

几公里山路,只有我的脚步

孤单而又卑微

好在迎接我的是青山

和凉风吹,玉米们在山野

欢迎我,排着整齐的队

稻谷在水田中,低着头

不好意思看我,却把饱满

塞进我的心扉。我的步伐

音符一样迅速结集,把山路

延伸成一支余韵悠长的歌

流淌如我身边的溪水

浇灌我的日子,开成花朵

让我每一天都沉醉


帮扶归来,吃面

把一天走过的山路

切割成面条

放在岁月的锅里煮

能够丈量人生

又能让身心饱餐

遗失在山路上的脚步声

是一个个香喷喷的蛋


帮扶路上

帮扶路上,身影明亮

人迹罕至的山路

脚印里装满阳光

从身上流下来的汗水

在日子里荡漾

滑倒在山道上的

是艰辛

跨过滑坡和泥石流的

是希望

作者简介

许庭杨,男,四川叙永人。作品散见《中国作家》《诗刊》《星星》诗刊、《四川文学》《红岩》《青年作家》《西南军事文学》《北京文学》、《绿风》诗刊、《飞天》《诗歌报月刊》《阳光》《五月文学》《大地文学》《草堂》等文学期刊及《人民政协报》《中国气象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中国环境报》等报纸。2019年3月,作为脱贫攻坚小分队队员被单位下派到叙永县麻城镇寨和村驻村开展帮扶工作。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徐高芳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