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井村“怪老头”的“变形记”

作者:姚晓兰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21-03-02 10:46:27 浏览次数: 【字体:

古井村“怪老头”的“变形记”

姚晓兰

2018年开学之初,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接到学校通知,我迎来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古井村杨荣生家的帮扶责任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新身份,内心有几分迷茫,也有几分忐忑,还有几分憧憬。我迷茫,因为这项任务不同于平常的课堂教学,我从未经历过扶贫;我忐忑,因为我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对象,于他们而言,我又能带去什么;我憧憬,因为我的丈夫是扶贫队伍里的老兵,从此我们多了一层关系——战友。

初闻,他是个“怪老头”

接到任务的那个周末,一手拿着帮扶手册,一手拎着一些小礼物的我来到村委会,在古井村刘书记引领下,踏上了扶贫路。路上和刘书记聊了许多,从他口里得知杨荣生竟然是村里有名的“怪老头”,脾气倔强得像头牛,家里修了新房子也不愿意搬进去,偏就要住在破落的砖瓦房里,还经常和乡里乡亲拌嘴,惹得十里八里的乡亲都不待见他。

听着刘书记的话,心中愈发忐忑,不知走了多久,一排低矮的瓦房映入眼帘,这便是杨荣生的家了。走近一看,院子里到处都是鸡鸭粪便,臭气熏天,惹得胃里翻江倒海。伴随着书记的呼喊声,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端着个盛满了玉米的铁盆的老头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刘书记向他表达了我们的来意,他竟怒气冲冲地道:“我过得好好的,你们莫在这假把式。”说着便进门去了。

看着这个执拗的“怪老头”,我一时竟不知该走该留。想到出门前丈夫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扶贫路上,帮一个是一个。”我心一横,硬着头皮走进“怪老头”的家,不顾他的劝阻,拿着扫帚、忍着恶心,就开始打扫起来了。一边打扫,一边和“怪老头”唠嗑,即使他自顾自的干事儿压根不理睬我。不知不觉晚霞爬上了树梢,伴随着夜光,我也踏上了归程,微风轻轻拂过,我的心也随之摇摆。“怪老头”不管你理不理我,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原来,他是有心结

从那以后,我隔三差五就到“怪老头”家中去,起初他依旧对我不理不睬,但不知从何时起,他竟拿起扫把和我一起打扫,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起天来。慢慢地,我才知道这个“怪老头”其实是有心结的。

今年60多岁的“怪老头”,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女儿为了爱人,不顾家人反对,远嫁他方,“怪老头”倍受打击,从此精神便有些失常,行为也愈加怪癖。这两年,女儿放心不下家中父母,带着一双儿女回到了家乡。但是“怪老头”这口气一直没有顺过来,不愿意见女儿,于是女儿在县城里租了个房子带孩子。

得知了怪老头的心结,在其邻居帮助下,我找到“怪老头”女儿租住的地方,和她聊了许久。得知其也想回家赡养父母,报答养育之恩。从此,我便经常在“怪老头”面前说起他的那两个可爱的孙儿,见“怪老头”脸上的笑容慢慢多了起来,又慢慢地说起了他的女儿。终于有一天,女儿再次回来时,“怪老头”钻进厨房拿了一篮子鸡蛋给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给娃吃”后,又走进了卧室。看着那一篮子鸡蛋,女儿的眼里似有东西在发光,一闪一闪的也闪进了我的心房。“怪老头”其实你的爱也一直在心间,是吗?

其实,他也挺可爱

2019年5月,为了照顾刚刚做完手术的丈夫,周末我没能和学校老师一起去村上扶贫。“怪老头”从同事口中得知此事后,竟然骑着他那辆老式自行车,载着一大袋米来到学校门口。他却不知我早已调换了工作岗位,不在以前的学校教学了,又恰逢当时我正在上课,手机也习惯性地调成了静音。待上完课给他回拨电话,才知道“怪老头”戴着个草帽、顶着烈日在我以前教学的学校门口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原以为“怪老头”会生气地呵斥我,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他竟轻声地问候着我、安慰着我。听着那笨拙却又质朴的语言,我的心里涌上了一股股暖流。

2020年新春,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原有生活的节奏,看着即将参加高考的儿子,我的心中显得有些焦虑,没成想“怪老头”竟给我打了个电话:“姚老师,新年快乐,今年过年莫出门哦,不用来看我,外头不安全,就在屋头呆到陪哈娃儿。”听着“怪老头”的话,我仿若看到了电话那头的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心中的焦虑不知怎的也少了几分。明明你是这么热心肠的人,从此,我可不会让人再叫你“怪老头”了。你说好吗?杨大哥!

阳光透过纱窗偷溜进房间,窗外的月季花正在绚丽绽放,一棵棵小草也冒出头来,纵然2020年的春天来得晚了些,但它终究是来了。在这条扶贫路上,我曾顶着烈日,冒着大雨,踏着泥泞,摸着黑夜,但也收获了那独有的温暖。谢谢你,杨大哥,脱贫大考就让我们一起来答题吧!

(作者单位:四川省营山县希望初级中学)

来源: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责任编辑:徐高芳
关闭本页 【打印正文】